mfer 创始人宣布隐退,争议与期待齐飞

北京时间6月10日,知名NFT项目mfer创始人sartoshi发文宣布隐退,他表示将把mfer的智能合约转移给社区,并将创作者版税收入的50%分配给社区。同时,他还发布了名为「end of sartoshi」的告别版NFT,用户可在限定时间内不限量mint,每个NFT的初始铸造价格为0.069 ETH。

北京时间6月10日,知名NFT项目mfer创始人sartoshi发文宣布隐退,他表示将把mfer的智能合约转移给社区,并将创作者版税收入的50%分配给社区。同时,他还发布了名为「end of sartoshi」的告别版NFT,用户可在限定时间内不限量mint,每个NFT的初始铸造价格为0.069 ETH。

sartoshi称,他将在这组NFT铸造的某个时间永远消失,「这是sartoshi的结束,mfers才刚刚开始。」随后,有用户发现,sartoshi个人推特已于当天注销。而「end of sartoshi」NFT共售出16996份,为sartoshi带去了1172.7ETH的收入,接近200万美元。

sartoshi在取名上效仿比特币创造者Satoshi (中本聪),如今的隐退行为也如出一辙。但随着「end of sartoshi」NFT市场价一路走低,争议开始涌向sartoshi。有人认为,他在消失前发行NFT圈了一波钱,动机值得玩味。

相比外界争议,mfer社区对于sartoshi的离开体现出期待。这主要是因为,在大多数mfer持有者的共识中,社区文化就是去中心化的、自由随意的,创始人在与不在都没什么区别。

sartoshi退隐之后,mfer成为一个NFT社区化发展的样板。

效仿中本聪 sartoshi宣布隐退

mfer 创始人宣布隐退,争议与期待齐飞

北京时间6月10日, sartoshi的亲笔信传遍mfers社区。这位知名NFT项目的创始人,以「mfers 下一个时代和 sartoshi 的终结」为题,宣布他将从此隐匿于江湖。

mfer是去年11月底面世的简笔画小火柴人系列NFT,总量10021个,初始铸造价格为0.069 ETH。这些NFT中的大多数都是戴着耳机、抽着烟、双手忙于电脑键盘的火柴人形象。

区别于Cryptopunks等多数由算法程序自动生成的NFT合集,mfer最大的特点是所有NFT都是由Sartoshi本人手绘的简笔画。或许是因为mfer的创作历程颇费心血,又或者是一个个丧系表情包呈现的「屌丝」形象让人们感同身受,mfer系列在发行不久后就火爆NFT圈,「我们都是mfers」的口号在持有者间口口相传。

mfer 创始人宣布隐退,争议与期待齐飞

mfer部分NFT形象

伴随着NFT的热度降温,mfer也经历了地板价由最高8 ETH跌至2 ETH左右的冷静期。而随着项目创始人sartoshi的隐退「绝笔」传出,mfer再度被广泛关注。

sartoshi在文章中称,mfer的智能合约将通过「非官方的mfers」 多重签名钱包转移给社区,该钱包将获得 mfers 创作者版税的最大份额(50%),让社区随意分配。

「非官方的mfers」是由一群早期mfer持有者自发组建的组织。由于mfer自诞生以来尤为注重去中心化,因此该项目并未设有官方Discord以及官方推特,这个组织长期以来扮演着对外发声的角色。

随着sartoshi的退隐及智能合约的移交,未来mfer总创作者版税收入将重新分配,50%将归于社区,25%归于sartoshi的创作者钱包,15%归于主要的mfers开发团队Westcoastnft,另外10%用于其他mfers的开发/咨询。

除此之外,sartoshi还宣布发布一组个人作品,名为「end of sartoshi」。这是sartoshi 早期的手绘草稿,用户可在限定时间内不限量mint,每个NFT的初始铸造价格为0.069ETH。

「sartoshi 将在mint期间的某个时候永远消失」,这是sartoshi在文章末尾留下的一句话。他表示,这是sartoshi的结束,而mfers才刚刚开始。

随着这篇文章持续流传,越来越多人注意到这起隐退事件和相关NFT。而在「end of sartoshi」系列NFT开放mint期间,有人发现,拥有数十万粉丝的sartoshi个人推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注销。

实际上,sartoshi本就是一个化名。他曾在博客解释这个名字的由来,「我们都知道 Satoshi (中本聪)和数字货币(digital currency),但我要做的是数字艺术(digital art),于是我给自己起名为Sartoshi。」作为公认的比特币的创造者, 中本聪曾在比特币诞生不久后消失,再也没有出现,此举也让比特币变得更加去中心化。

sartoshi有意效仿中本聪,意在让社区成为mfer的真正主人。

争议与期望一并出现

mfer 创始人宣布隐退,争议与期待齐飞

一时间,sartoshi以及他发布的mfer、「end of sartoshi」两个NFT项目得到大量关注。尤其是有着绝笔意味的后者,引发许多人前去mint。

这组NFT以「sartoshi的终结」为名,听上去很有艺术色彩。然而,相比mfer系列作品,sartoshi的告别之作更为简陋。从Opensea交易市场可见,该系列NFT似乎只有一种形象,图片中站着一个简笔画的小人,下方写着sartoshi的签名,右边有手写式的「gn mfers」(晚安mfers)字样。

mfer 创始人宣布隐退,争议与期待齐飞

end of sartoshi系列NFT

虽然画风简陋,但仍有许多人奔着sartoshi的名号前去mint。最终,在限定时间内,有16996个「end of sartoshi」 NFT被铸造,按每个0.069ETH的铸造价算,这些NFT销售给sartoshi带去了1172.7ETH的收入,接近200万美元。

从二级市场交易情况来看,在6月10日当天,「end of sartoshi」 NFT地板价一度来到0.086ETH左右,相比初始铸造价有24.6%的涨幅。但或是由于这组NFT画风过于单调,其地板价在随后几天持续下行,截至6月12日下午4点,该系列NFT地板价已跌至0.038ETH,相比初始铸造价下跌45%。

随着价格下跌,越来越多的争议涌向sartoshi。一些收藏者认为,sartoshi的退隐本来是一件很有去中心化精神的事,但他在消失前还利用一张张简笔画圈了波钱,这让其动机值得玩味。

也不乏一些mfer持有者和圈内人对sartoshi的举动表示赞赏。有人评价称,他给Web3叙事留下了一个有点诗意的结局。在mfer社区中,有元老持有者发文表示,「我们仍是一群在推特上埋伏新的 mfer、在 discord 上分享 alpha 的人。我今天还在这里,你也在这里。mfers刚刚开始,一起来兜风吗?」。

相比外界争议,mfer社区对于sartoshi的离开体现出更多期待。这主要是因为,mfer持有者(mfers)的共识就是去中心化的、自由随意的社区文化,创始人在与不在都没什么区别。

sartoshi曾强调了这样的社区文化。今年2月,sartoshi曾刊发「什么是mfer」一文,对外介绍了他创造mfer的用意。他将该项目称为「一个进入 web3 新世界的大实验」,在mfer世界,没有国王、统治者或明确的路线图,也没有版权限制,「mfers可以用这些NFT构建他们能想到的任何东西,在实验和构建时不需要sartoshi的批准。」

在mfer的发展历程中,项目也一直保持着「无官方」的状态,mfers自发创建社区,甚至主动在各国街头为mfer做广告。

在这种社区氛围下,当sartoshi隐退的消息传来时,mfers群体中并没有出现类似「创始人跑路」的声音,反而多数人认同「这是一个新的开始」。

在社交媒体上,已有持有者宣布创建mfers之家,这是一个投票治理网站,可供mfers提出和投票建立生态系统的想法;还有mfers发文号召大家增强互动,尽己所能推广mfer的文化。

从结果上看,sartoshi隐退事件再次让更多人关注到mfer,也进一步凝聚了mfers的力量,这或许是该系列NFT持有人对未来有所期待的原因。随着创始人的消失,这个以去中心化为傲的项目,能否在社区推动下发展也令人关注,一个社区化运营的NFT样板面世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baoshifu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tc516.com/2022061606253945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